新闻中心

联系人:杨先生
电话:18338199863
QQ:1290083227

公司新闻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 正文

从一个钥匙扣变成残疾人的光明之路

发布日期:2022/3/7

一个少年在吉林的田地间奔跑,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心中向往着诗词般的世界,这个少年就是宋学文。


宋学文以为自己可以永远如此,没事的时候在太阳下读书,读累了就起来放肆奔跑。


一个钥匙扣把宋学文的美梦彻底打破,他被迫截掉双腿和左臂,再也无法奔跑写字。


为了止痛还不幸染上毒瘾,为此戒毒三次。


勤苦读书的宋学文考上了城里的高中,毕业之后,就到了吉林的一家化工厂工作。


很快,宋学文就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成为了管线工小组长,之后又在城里安了家。拿着丰厚的工资,宋学文几乎可以吃喝不愁。


年轻时的宋学文


1994年的一天,化工厂的施工人员在安装核能装置的过程中,无意间把附带放射性物质的东西掉落在了施工现场。


小小的核辐射物质,危害性极大,但是工厂的施工人员并未及时上报。


宋学文上班的路恰好经过那个施工现场,大清晨,街道上都没有什么人,一个钥匙扣发出金属光泽,在雪地里熠熠闪光。


宋文学把闪闪发光的东西扒了出来,拿在手里瞧了个仔细,原来是个钥匙扣。


宋学文看着钥匙扣极为崭新,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个钥匙扣就是操作人员不小心遗失的物品,上面附着了核辐射物质,人只要一接触就很可能会导致瘫痪。


宋学文


到了单位,宋学文开始慢慢头晕眼花,身边的同事发现他精神状态有问题,刚想让他休息一会,宋学文就直接跑到厕所里呕吐起来。


宋学文实在撑不住了,他现在站都站不稳 ,更别说是工作了。于是工友们就把他抬回了宿舍。


在宿舍里躺着的宋学文开始觉得不对劲,他的大腿如同火烧般剧痛,脑袋里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他的大脑。


宋学文的事情传到了单位领导那里,听到员工们描述的症状,领导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单位领导急忙来到宿舍,询问宋文学是不是见到了什么,让他把捡到的东西拿出来。



宋学文


钥匙扣就这么被宋学文拿了出来,赤裸的皮肤上赫然摆着施工人员丢失的核辐射物质。


领导大惊,立马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离开。他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告诉宋学文,那根本不是钥匙扣,那是放射性物质铱-192。


放射性物质是什么,宋学文热得发烫的大脑来不及思考,只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小的钥匙扣居然会让自己如此痛苦。


来到医院,宋学文的病情并没有好转,他的大腿逐渐肿胀成原来的两倍,上面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父母看到后痛哭不已。



宋学文


看着病情持续恶化的宋学文,医院立马把他转移到了北京307医院,那是当时唯一一家能拯救宋学文性命的医院。


再次醒来,宋学文已经身处北京307医院,大腿和双手传来的阵阵剧痛让他瞬间清醒,当他想要试图移动双腿时,却无能为力。


宋学文慢慢抬起肿得不成样子的双手,这双在下班之际拿起笔,写下自己人生感触的双手,如今已经动弹不得。


宋学文的文笔特别优秀,他写出的散文积极向上,一度拿过大奖。


此刻的宋学文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散文了,他如今只想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次拿起笔写字,医生们的回答让他心灰意冷。


医生们告诉宋学文,他体内已经吸收了大量核辐射,而辐射病具有潜伏期,根本不可能彻底治好。




宋学文



怀着绝望的心情,宋学文涕泪横流,身边的父母止不住劝他好好活下去。


宋学文接受了命运,在北京307医院接受治疗,这一治就是三年。三年的时光,宋学文是伴随着疼痛和呕吐度过的。


每一次从医生口中听到治疗方案,总是能让宋学文眼前一黑,但大腿传来的剧痛又把他拉回现实。


在后续的治疗中,带给宋学文疼痛的双腿被截去,他无法衡量,失去双腿和忍受疼痛到底哪一个更让他崩溃。


由于宋学文的身体不断发生病变,医生只能把他的双腿和左手前臂以及右手的四根手指全部截去。




宋学文



一个身体健康的大小伙,现在吃饭要父母喂,上厕所也要父母帮忙才能实现,宋学文变得十分自卑。


拖着残缺的身体,宋学文回到了吉林,此时的他低着头颅,坐在火车上一言不发,非常害怕别人看他的眼光。


每次出去宋学文都会用巨大的黑伞遮住自己,他无法面对残疾的自己,更无法面对现实。


父母看到儿子日益消沉,带他来到一家医院治疗,医院里满是装上义肢的病友,宋学文看到他们,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


要想让宋学文按上义肢,至少要花上几十万元,父母都是农民出身,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宋学文



宋学文遭此一难,他的公司应该负主要责任,可是公司却只给他提供了一间大约十平米的小宿舍,每个月补贴给他八百多元。


父母来到宋学文的公司,请求领导出钱给宋学文安上义肢,可是领导推卸责任,并不想出这笔钱。


其实这几十万公司并不是出不起,但是领导想让宋学文出具终结报告,意思是以后宋学文再出什么事,公司就可以不支付赔偿。


核辐射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痊愈,以后的治病路途漫长无期,要是出具终结报告,无异于把宋学文往死路上逼。



宋学文



公司还扬言让他去总公司告,反正怎么告都无济于事,宋学文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扑灭。


在迷茫无措的时光中,一个女孩悄然闯进了宋学文的生活里,为他带来了阳光,而她的名字也恰好叫作杨光。


手不能提笔写作,两条裤腿又空空荡荡,宋学文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漫漫无尽的白天黑夜根本没有任何盼头。


宋学文已经两年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了,他只能通过听收音机来感受与人接触的滋味,只在这时才有片刻的舒心。




宋学文



生日的这天,宋学文想给自己点一首生日快乐歌,他没想到,这通电话让他遇到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人。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越是不求就越是会得到。


电话声响起,一个鹅蛋脸的美丽姑娘接起了电话,问了一声是谁后,电话的那头安静了片刻。


杨光没有急着挂掉电话,她耐心等着来者的回复,终于她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宋文学告诉杨光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想打电话给电台点首生日快乐,可惜打错了。


杨光一听,立马用甜美的声音说出了一句生日快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打开了宋学文闭合的内心。




杨光



两个人的命运从此勾连在了一起,宋学文和杨光无话不聊,两个人的心慢慢贴在了一起,他们彼此爱得很深。


杨光想要和宋学文见面,宋学文由于自卑,并没有告诉杨光自己是一个没有双腿和胳膊的残疾人,只是给她寄去了一张照片。


一次下班路上,杨光意外看到一个被大伞遮住的人,好奇心驱使她慢慢朝里面望去,她立马就认出伞里面的人是宋学文。


杨光执意要和宋学文见面,宋学文只能告诉她自己是个残疾人,害怕杨光看到害怕。




宋学文和杨光



可是杨光没有退缩,她鼓励宋学文要勇敢面对生活,能凭借残疾的身体顽强生存,这样的意志力令她钦佩。


温暖的话语冲击着宋学文的心,他几乎要流出眼泪,自从残疾之后,身边的人都只会同情他,安慰他,从来没有人钦佩过他。


用甜蜜的声音打动宋学文的杨光,见面时拿着一束鲜花,让鲜艳的色彩照进了宋学文黑暗无光的人生。


见面之后,宋学文不想拖累杨光,一直躲避和她见面,但杨光想出了各种好玩的小游戏帮助宋学文重拾信心。




宋学文



这个游戏就是让宋学文学会自己洗脸刷牙、吃饭、开门,每次成功都会有奖励。就这样,宋学文慢慢战胜了自己的心魔。


为了让宋学文恢复自信,杨光给他带来了一副假人的双腿,虽然不能让他站起来,但从外表上可以掩盖双腿的残缺。


宋学文拒绝了,他想要站起来,而不是自欺欺人。


为了让儿子能拥有一副义肢,宋学文的母亲变卖了自己的嫁妆,准备拿着这笔钱去北京申诉。


拿到钱后,宋学文母亲的心情异常激动,一不小心就在买菜途中摔伤了大腿,无法陪宋学文去北京申诉了。



宋学文



杨光站了出来,她表示要陪宋学文去北京。


杨光带着宋学文去北京医院复查,进一步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以及宋学文病情的严重性,她坚定了信心,一定要帮宋学文要回赔偿金。


两个人在北京租了一家破旧的四合院,晚上就一起加油打气,幻想着买到义肢的美好场景。


维权的路途并不是一帆风顺,杨光推着宋学文撵转来到总公司的各个部门,但是里面的领导都不想管这个事情。


宋学文和杨光都不懂法律,只能来到残联救助,却在门口遇上了骗子,加上写诉讼状和请律师的费用,一共被骗将近一千元。


生活艰难,宋学文只好上街乞讨。杨光看到后委屈地哭了起来,他们是没有钱,可是杨光想让宋学文活得有尊严。




宋学文



律师费昂贵,好在杨光陪着宋学文千辛万苦找了一家律师所帮助他们打官司,等到结束后再支付费用。


一纸诉状,宋学文把原单位告上了法庭,经过将近一年的上诉,法院最终判处公司赔偿宋学文48万元。


拿着这48万元,宋学文终于可以买到心心念念的义肢了。


戴上崭新的义肢,宋学文颤颤悠悠迈出了一步,这么多年来又一次下地走路,宋学文忍不住痛哭流涕,他终于站起来了。


身旁的杨光笑着笑着也哭了起来,两个人抱作一团,准备一起迎接崭新的未来。


杨光千辛万苦攒下一笔钱,为宋学文买回了一台电脑,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就是继续写作,抒发多年来治病的苦楚。



宋学文



坐在电脑前,宋学文不知所措,他不敢相信,本来已经支离破碎的文学梦,在杨光手中又一点点粘连在一起。


只剩下一只手指的宋文学,每天都坐在电脑旁,一个键一个键打着字,从未停下。


2003年,几经修改,宋学文完成了自己的大作《生死链》,全书一共将近三十六万字,记录了他与病痛抗争的所有细节。


这本书在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张越的帮助下顺利出版,书里有宋学文截肢后的晦暗无光,也有和杨光相遇相爱后的光明灿烂。




《生死链》


两个人相伴7年,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宋学文和杨光终于结为夫妻。


阳光缓缓,照亮了两人光明的未来。


结婚后不久,想着宋学文恐不能生育,杨光就和宋学文一起开办了一家幼儿园,把学生当做了二人的孩子。


办学校期间,还有一名导演看中了宋学文的经历,以他为主角拍摄了一部电影,电影中的他满脸笑容,看淡了过往的不幸。


命运不会总是苛待宋学文,性格开朗、在他人嘴里赞不绝口的好人受到了命运的眷顾,他在2015年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2017年,孩子才刚满两岁,宋学文的病情就开始恶化,杨光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带着宋学文往医院里跑。



宋学文



宋学文在病痛的折磨下开始失明,孩子的脸逐渐模糊,杨光的样子也在脑海中逐渐消失,宋学文患上了白内障和记忆消退等病症�?/p>


在患病期间,宋学文听了朋友的建议,开了一家卖东北大米的网店,想要给孩子赚点钱,也想把东北的大米推广出去。


这么一个积极上进的人,还是没能躲过死神的双手。2019年,宋学文在医院中停止了呼吸。


杨光抱着孩子,看着丈夫的眼中失去光明,她回想起电影中的宋学文,在故事的结尾微笑着面对生活。


两个性格相近的人,在挫折面前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丈夫去世之后,杨光依旧坚强勇敢,******************。



宋学文


宋学文因为一个小小的钥匙扣,从一个一百多斤的壮年男子,变成了只剩下了五十斤的残疾人,让人不忍唏嘘。


可是无论有什么困难等着宋学文,他总是能在黑暗中寻找到光明,直到死神将他带走。


在另一个世界的宋学文,一定回到了意外前的样子,拥有一双健壮的双腿,奔跑在无垠的光明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军以训练为目的存在于台湾打破底线

Copyright © 2007-2021 深圳市伟新工艺品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3002046号  钥匙扣批发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