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联系人:杨先生
电话:18338199863
QQ:1290083227

行业新闻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 正文

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被黄牛炒价翻十倍

发布日期:2022/2/14

2月4日,北京冬奥会正式开幕,吉祥物冰墩墩成为新晋顶流。不到一天时间,线上线下官方旗舰店均被一抢而空,“我只想要一个冰墩墩,谁能给我一个冰墩墩”的魔性音乐在朋友圈流行。


一“墩”难求,需求的火爆,也给了“黄牛”可乘之机。198元的冰墩墩毛绒玩具被炒至2000元,溢价近10倍;原价58元的冰墩墩钥匙扣在“黄牛”朋友圈售价500元……但这些“黄牛”也因此付出了代价:2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通报称,3人因高价倒卖冰墩墩被处罚。


购买冰墩墩正规渠道都有哪些?怎样确保买到正品?朋友圈渠道的货源能买吗?义乌也产冰墩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亲历冰墩墩抢购大战,进行了详细调查。


哪里能买到“冰墩墩”现货?


“谁有奥运冰墩墩/一系列资源/合作共赢!大量回收。保密合作。”2月5日,张创(化名)在朋友圈中写道。作为资深“黄牛”,张创总能有各种演出票的资源,而冰墩墩是他的最新业务。


接下来的几天,张创每天都在朋友圈中发布不同款式的冰墩墩产品图片。2月8日,在他发布的朋友圈中,58元的钥匙扣喊价500元。溢价近10倍,买的人仍然络绎不绝,因为在火爆行情下,其他地方基本没有办法买到。


记者在多家电商平台搜索“冰墩墩”,除了天猫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外,其他电商平台均没有冰墩墩吉祥物售卖。而在官方旗舰店中,多款冰墩墩商品显示售空下架,正点预售的商品也几乎是秒没。



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部分预售商品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在二手交易上,搜索“冰墩墩”的结果为空白界面,转转显示“搜索结果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内容,未予显示。”而在2月10日上午十一点,记者在闲鱼平台搜索“蹲”字,还会出现冰墩墩相关商品,但马上就被屏蔽,显示商品被下架。


网络间流传着不少冰墩墩获取宝典,如通过联通APP积分商城/肯德基、必胜客套餐/爱奇艺APP会员福利等,但仍面临一“墩”难求的局面。一时之间,对“冰墩墩”的需求越来越大,朋友圈的“黄牛”也越来越多。


2月6日,尹一(化名)开始发布相关朋友圈,“本人代购冰墩墩,来找我吧,买一次排队6个小时”。他甚至将自己的微信名直接改为了“冰墩墩”。


据记者观察,目前朋友圈的“黄牛”主要分两种,从产品价格来看,以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冰墩墩60mm钥匙扣为例,官方售价是58元/个,有些黄牛的冰墩墩钥匙扣售价为500元/个,接近10倍溢价;有的黄牛则是在官方售价的基础上略有加价。


根据赵毅(化名)的报价,60mm钥匙扣为68元/个,10cm手办为128元/个,20cm毛绒玩具为258元/个,与官方售价相差不大。为何赵毅的售价相对便宜?他表示,是因为与工厂有直接合作。起初,赵毅并不愿意透露工厂位置,在几番追问下,赵毅称,工厂在义乌,“我们老板有小道消息,刚好有认识的工厂,都是正规的,证书什么的都有,我们卖得便宜是为了走量。”



2月10日,特许零售店北京王府井工美大厦门店仍排起长队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月10日,冰墩墩成为“顶流”已满一周时间,北京王府井工美大厦仍排起近两百米长队,线下还是很难买到冰墩墩。但“黄牛”仍表示“带图询价”、“现货”,似乎在他们手中冰墩墩并不紧缺。



“都是正品,从线下特许店订货”


“黄牛”的货,又是从哪里来?


根据张创发布的朋友圈,近10倍溢价的冰墩墩或主要来源于高价回收。“回收中国联通/中国银行/安踏/伊利的冰墩墩全系列,大家可关注冬奥会赞助商的各类官方平台,有抽奖等各种福利,抽到/买到都可以联系我回收,帮你变现。有资源也可以联系我合作,绝对保密。”


尹一也表示,“黄牛”拿到正品的方式一般就几种,一是高价回收别人的,二是自己线下排队买或者线上抢购,三是从特许商品零售商和零售店订货,“能搞到第三种的都是比较厉害的,无论是从特许的线下门店,还是特许商,能从经销商那里搞到货就说明他有渠道(关系)。”


靠关系能订到冰墩墩?“想要正品,就都是特许渠道出来的。”尹一告诉记者,经朋友间辗转,自己手里有近80家特许商或零售店的联系方式,这都是订货的来源。


“现在线下门店在进货的时候,我就给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多进点。差不多10个起订,太少了也不好开口。”联系门店、协商订货,尹一每天要打几十通电话,然后再去线下门店提货和发货。


尹一的说法,记者也从张莹(化名)那里得到了验证,在一墩难求的情况下,张莹却有冰墩墩送朋友,“朋友所在单位有内部福利,不是现货,但可以帮忙预订一些,但不进行售卖。”张莹告诉记者。


不过,记者致电多家特许零售店试图预订,却并不如尹一和张莹那样顺利。“我们这只能接受线下预订,线上办不了,你得带身份证,本人来,一张身份证预订一个,付全款预订。”特许零售店北京菜百大兴店工作人员说道。


“现在都缺货,2月底会到一批货,但我们只能现场购买,不接受预订。”特许零售店吉林松花湖滑雪场店工作人员表示。


不过,在致电特许零售店北京西单商场店时,工作人员表示“并没有那么严格”,在有货的情况下,工作人员仅要求告知商品预订数量,做好姓名及电话登记后就可以尽快取货。2月12日,记者在电话登记后,当天下午现场付款后就取到10个冰墩墩商品。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之一冰墩墩 


尹一也在时刻关注倒卖冰墩墩的相关新闻,担心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继2月8日北京发布黄牛高价倒卖被罚消息后,2月11日,尹一又关注到“微信接龙团购被叫停”的消息。根据《新闻晨报》,团购微信群团长从特许厂家预订冰墩墩摆件后,以群接龙方式预售,目前已被叫停。


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表示,自2月5日起,冰墩墩部分热卖商品如吉祥物毛绒玩具、手办等都开始实行限购政策,特许零售店的经营行为受到北京冬奥组委的监督乃至批准,包括交易多少数量的特许商品。因此,自2月5日起,如果特许零售店未经许可擅自批量预订部分限购特许商品,特许零售店和黄牛的行为都损害了其他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北京兰台(合肥)律师事务所邵婷婷律师则指出,冰墩墩属于特许经营商品,特许经营商品的销售需要经过特许人的授权,如果未经北京冬奥组委的许可,特许商或特许零售店不可以作为内部福利私自出售给员工,特别是在目前“一墩难求”的情况下,更是损害了其他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即使内部员工拿到了冰墩墩正品,在没有获得北京冬奥组委特许经营授权的情况下,对外售卖也构成侵权,个人转卖都是违法行为。(具体参考《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第十条)


尹一表示,特许零售店大部分位于北京,这意味着北京以外的地方很难买到相关商品,“但购买的热情是来自全国的,不在北京的人从哪里买呢?网上又只有淘宝官方旗舰店,并且数量十分有限,根本抢不到。”


特许零售店上海体育学院交流中心工作人员也提到,冰墩墩已经断货多天。尹一认为,目前短期的供给不足是一方面原因,但“黄牛”盛行的另一个原因是消费者的购买渠道太少,“一个店从早到晚,哪怕排长队也只能卖那么多个,多设些售卖点不是更好吗?”



“义乌没有人做冰墩墩”


根据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官方网站,冰墩墩毛绒和其他材质玩具生产商全国共有三家,分别是晋江恒盛玩具有限公司、北京元隆雅图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和南通金凤凰工艺玩具制造有限公司。其中,并没有义乌工厂,而生产冰墩墩钥匙扣的特许生产商也并无位于义乌的公司。那么,赵毅提及的义乌工厂从何而来?


一“墩”难求,作为世界工厂的义乌被消费者寄予厚望,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喊话“义乌该干活儿了”,从义乌买到冰墩墩成为求购者的新希望。


因为常年在义乌做生意,刘明很快就收到了大量的私信和电话,“都在问我有没有冰墩墩”,刘明意识到,这是商机。2月6日,他先后赶到义乌国际商贸城和北下朱,在信息与流量的集聚地,他想知道大家有没有动起来,以及能不能分一杯羹。


“两个地方都还没有什么人,可能因为刚开年。”按照义乌的惯例,如果市场出现爆款,商贸城和北下朱都应该是热闹的地方,刘明还没弄清楚到底什么情况,他微信里的生意群已经开始沸腾。一时之间,群里关于倒卖冰墩墩的图片和视频甚嚣尘上,2月8日凌晨,刘明接连发了两条朋友圈,在朋友圈宣告“我有冰墩墩”,他准备赚点冰墩墩的“外快”。


2月8日下午,刘明发了当天的第三条朋友圈,视频中“浙江义乌:请给义乌点时间,义乌表示已经收到了”的显眼文字,配有冰墩墩/雪容融的图片。刘明配文:最新消息,模具已出,15号以后陆续出货,18号交付第一批货,规格蓝色、红色挂链第一批出,手办8cm/10cm第二批……


刘明从群里加了一个自称有货的人的微信,“他说自己是专做礼品库存定制供应链的,在天津有库存。”刘明给记者展示与其的聊天记录,冰墩墩钥匙扣是65元/个,20个起售。


不过,不等刘明转账汇款,他就听说有人在微信上被骗,转账后就被拉黑,也没收到货。2月9日,义乌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微信发布消息,严格查处侵权生产销售假冒冰墩墩/雪容融,其中多例违规生产销售相关产品的相关当事人被处罚款。


记者留意到,义乌市场监管局公布的七则案例均是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已查处,“2021年11月23日,检查发现某公司车间内堆放有自己生产的北京冬奥会吉祥物标志的冰墩墩规格30cm数量77个,规格50cm数量7个,以及雪容融半成品1000片。该公司生产的产品,一部分通过在网络平台销售代发产品,一部分通过在另一网络平台注册的公司销售……2022年1月1日依法拘留公司法定代表人。”如此来看,义乌比网友想象中的要早“干活”。


“私卖假冒冰墩墩,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刑拘”的消息很快在义乌传开。2月9日,刘明就不再发布冰墩墩相关的朋友圈,不到两天,刘明所在义乌的微信群里不再有人问起冰墩墩,冰墩墩的生意在义乌“熄火”了。


一位在义乌的玩具经销商告诉记者,“义乌现在没有人做冰墩墩……有朋友模具都开出来了,不敢弄了……”2月10日,记者致电义乌十余家玩具工厂,多位老板均表示“没有授权,我们不做”。


“我问过了,义乌的玩具工厂都不做冰墩墩,‘黄牛’跟你说工厂在义乌的,都是骗子……如果有就是违规生产,你问他要地址,可以举报的。”一位玩具老板说道。


邵婷婷告诉记者,冬奥特许商品的生产与销售必须经过北京冬奥组委认可和批准,除非有北京冬奥组委的官方授权,否则特许工厂没有资格授权下一级工厂独立生产。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其他方面资料证实工厂经授权跟特许工厂合作,则是违法生产。


或是关注到“冰墩墩”相关的严查新闻,张创“冰墩墩”的相关朋友圈只有两天的内容,此前的相关内容都已经被删除。尹一的最新朋友圈显示,“通知:冰墩墩预订结束,订上了就是订上了,没订上就不订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浑水摸鱼欲加入联合国,我国一票否决!

Copyright © 2007-2021 深圳市伟新工艺品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3002046号  钥匙扣批发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h